环境

主页 | 中国 特别报道:一起简单而复杂的车祸 2001-03-1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usic MC:湖南郴州一名年轻工人遭遇车祸,不幸丧生,尽管现场有多名目击者看到事情的经过,受害人的家属也聘请律师处理赔偿事宜,但一年多过去了,该案却不了了之,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普通的交通案悬而未决呢

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采写的特别报道:一起简单而复杂的车祸

music Vocie:这位在车祸中丧生的青年工人叫寥红疆,被车祸夺走生命时年仅三十一岁,正准备跟相爱了五年的未婚妻结婚

由于车祸的赔偿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寥红疆的朋友最近从香港给本台的"听众之声"节目写信,叙述这一车祸发生的经过

信中说,九九年八月十五日晚十点半,寥红疆骑摩托车由北向南回家的途中, 被一辆蓝鸟牌的小汽车从后面高速撞击,连人带摩托车被向前拖行二十多米,导致寥红疆死亡

车祸发生时,附近一家饭店有多人目睹事情的经过

记者本星期一打电话给负责处理这一案子的郴州交警一大队队长寥臣林,对方介绍说: act 他还否认在办案过程中没有按照规定处理: act 而受害者的律师李文锦认为,根本不可能是卡车撞的: act 那位交通大队的寥队长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谈了对该事件的看法: act 代表死者家属的律师戈知子对事情的经过有不同的说法: act2 他认为,这起车祸之所以没有得到秉公处理,主要是因为肇事车辆的主人大有来头: act3 俗话说,眼见为实,车祸的经过到底如何呢

记者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数名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但他们大都顾虑重重,不愿意介绍情况,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介绍说: act 另外一名当时在现场的陈勇,也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情况: act 那么,交通警察为什么只听蓝鸟车中人士的介绍,对现场的目击者置之不理呢

陈勇认为: act 据死者朋友给本台的来信透露,肇事蓝鸟车是走私车辆,其车主竟然是郴州市中级人们法院的邱副院长的私人车辆,肇事后,据称又将车卖给了该市纪律检察委员会的干部王搌新,个中原因,至今没有外人也不清楚

那么,这辆车是否是当地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邱副院长的车呢

记者打电话到法院,试图访问邱副院长,但一位官员说: act 当记者询问肇事车辆是否是他们的邱副院长的车时,对方予以否认: act 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介绍说,能够开走私车的人,都是大有来头的: act 戈知子律师根据调查的结果,也确认肇事的车辆确实是当地中级人民法院邱副院长的私家车: act4 戈知子律师还介绍说,由于车主的特殊身份,在该车肇事后,当地的交通警察大队和有关当事人试图掩盖事件的真相

act5 戈律师认为,这起事件是典型的侵犯人权的案例: act6 李文锦律师认为,车主之所以拒绝承担责任,还与他们害怕购买走私车辆等事情被曝光 act 这起车祸以及有关部门事后对事故的处理,给受害者的亲人造成极大的伤痛,寥红疆担任小学教师的未婚妻文红娇对本台记者说: act7 寥红疆的父亲是位残疾人,老年丧子也使他一直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 act8 那么,当地的交通管理部门是否能调查处理这一案件呢

交通警察大队的那位工作人员说: act9 戈知子律师对此也 不持乐观态度: act10 陈勇透露,看到车祸现场的很多人都受到了威胁: act11 就这样,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变得如此复杂,最后又不了了之,成了无头案

现在,寥红疆的父亲同许多有冤无处申的普通中国百姓一样,开始走上了漫漫的上访之路

music 以上是自由电台记者白帆的调查报道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