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夜话中南海 邓榕曾扣发江泽民的“独立宣言”

(高新) 2016-02-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邓小平(资料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是邓榕“假传圣旨”

》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了当年江泽民在邓小平追悼大会上的眼泪未干,即对邓家子女采取了一系统列的限制措施,首要原因还不是邓家的几个女婿大发“国难财”在党内党外影响实在太坏,而是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把江泽民彻彻底底地得罪了

有心人也许还会记得,当年中共政权正式对党内外宣布由邓小平和陈云分别扮演东西宫太后垂帘听政的时代已经结束是以一九九四年底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为标志

该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几个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全文被拖了九天才对外公布,据说就是因为邓榕用“老爷子这几天不想看文件”答复江泽民,江泽民等人只能干等

而九天之后公布出来的《决定》全文内容中,有很重要的一处是全会结束当天的会议公报中没有引述的:这段内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的巨大成绩包括:“在组织建设方面,恢复和逐步健全民主集中制,废除实际存在的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推进干部队伍和各级领导班子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 这里,用党的中央全会《决定》的形式正式宣布“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已经“完成”,等于是向天下昭示:“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接班集体已经实现了政治上的“独立自主”;等于是以党“法”的形式正式宣布邓、陈两位“东、西太后”的垂帘听政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江核心”的政治地位已经从“儿皇帝”转为有职有权的“决策人”

如此敏感的内容当时虽然没有引起海外媒体的过多注意,但中共政坛内部却早已经意识到了这份洋洋万言的党建《决定》中,几乎所有内容都是早就重复过一万遍,但仍然也没有成为“真理”的套话,唯有“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这一句才是江泽民一九八九年六月上台之后,在中南海深宫苦苦等了五年,才终于敢于说出口的“心里话”

当时北京“太子党”圈子里疯传邓小平对这份《决定》的关键内容并不满意,小道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说的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中共四中全会召开之前,邓榕在给邓小平读这份《决定》的草稿时,即当着邓小平的面调侃说:这分明是一份江泽民的“(政治)独立宣言”

四中全会《决定》正式公布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共各大官方媒体奉命开足马力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连篇累牍的理论文章、政治社论等,都在刻意向党内党外、海内海外提醒“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是中共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巨大成绩”的重要标志……,目的是希望外界能够因此由一九七八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邓小平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标志,自然联想到十四届四中全会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江泽民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宣言

如果说截止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之前邓榕的对外曝光频率仍然有限的话;如果说在此之前邓榕对外曝光的主要方式多是做邓小平之陪衬,多少有点“沾光”的意思的话;如果说在此之前邓榕的对外曝光多少还注意点“政治少女”的半羞半嗔的话,那么四中全会之后(一九九四年底开始)的邓榕对外曝光,一是频率明显升高,二是形式上反衬为主(出访时由其女儿羊羊为其陪衬),三是不再注意言谈举止之收敛,似乎是在竭力给人以邓三公主在政治上“已经长大”的感觉

而她这个突然“长大”的表现,恰恰又与中共“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对外宣称他们已经摆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垂帘听政而“独立决策”的时间相吻合

这其中有什么内在联系,读者和听众尽可自己去品味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于一九九四年底对外正式宣称已经完成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手中的权力“交接”应该说是邓小平最终还是同意了如此对外宣布的,但海外却因此把“老邓还能活多久”的问题再次炒得滚烫

而炒来炒去,谁也不敢再轻信各家新闻媒体的所谓“独家新闻”,只好仍以邓三公主邓榕的“自家新闻”为准

于是,邓三公主或许是想到哪就说到哪、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公主脾气使然,或许是在充分发挥共产党式的政治艺术,反正是不开口便罢,一开口不但是口无遮拦,而且是一次和一次说的不一样,每个后一次的谈话都要对前一次谈话进行一番修正和解释,直撩拨得全世界各大西文媒体日夜探访她的行踪,各大中文媒体则天天从洋文报纸里面找内容

一时间,全世界关注中国局势者,似乎只知道中国有个邓三公主,而忘了还有个江泽民和李鹏

真真是“世界跟着邓榕走,邓榕跟着感觉走”

早在一九八九年六月,邓小平就曾对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发表谈话说:“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

”但中共十四大之后,特别是十四届四中全会之后,外部世界不但自觉不自觉地把中国的命运维系在邓小平的寿命上,甚至将世界局势是否有新的动荡都同邓小平的死期联系在一起

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堪称政治伟人的一国之君,他们或对本国或世界和平有过杰出贡献而功垂史册;或因为在位时治国有方而青史留名;或因发动过世界级侵略战争或组织过世界级反侵略战争而身负千古骂名或千古英名

但无论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其晚年的身体状况和寿命长短都没有象当时的邓小平这样受到如此热切而焦急的百端追踪,万端关注

问题是,外界越是对邓小平的健康状况和寿命长短百端关注、倍感焦急,向来以政治“黑箱作业”闻名的中共官方就越是要遮遮掩掩、含糊其词;而中共方面越是如此遮遮掩掩,外界就越是心生疑窦,从而更加表现出兴趣无穷

于是,关于邓小平健康状况的“独家新闻”隔三差五便冒出一则,除了邓小平已经口歪眼邪、涎水不止、头不能转、腿不能弯、脚不能走之类的文学性描写之外,还有更多的“据接近邓小平的医生透露”之具体病例,统计下来,凡是人类医学史上有过记载的器官性疾病,上至脑软化,中至肺气肿、下至橡皮腿……,都被“独家新闻”笔下的邓小平一一患过

那几年里,海外各种中、西文媒体根据所谓的“知情人士”口中透露出的“内幕消息”报道出的“邓小平身体近况”一一没有被证实,有时同一媒体竟连续三天将邓小平换了三家医院,北京医院、解放军三零一医院和解放军三零五医院

一位曾主持台湾某报大陆事务,自称在北京辟有多种“权威消息渠道”资深记者为证明自己的消息绝对可靠,在据理批驳其他媒体的报道错误时说:邓小平怎么可能住在三零五医院呢?连王军涛在监狱里犯病时都被安排在三零二医院…… 按照这位资深记者的对“有中国特色的”的共产党政治的研究和理解,三零五医院在大陆解放军医院中排序第五,所以在中共政权中排名龙头老大的邓小平绝不可能屈就于此

孰不知三零五医院正是中共中央的保健医院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邓三公主邓榕或许是出于眼见自己的生父被媒体肆意糟蹋而“忍无可忍”的公主脾气,或许是受江泽民等人的背后指使,更大的可能则是出于其个人的明星欲望,终于打破了多年的沉默,公开对外谈论起自己父亲的“真实健康状况”

于是间,“一鸟飞来,百鸟压音”,全世界所有的“独家新闻”都被邓三公主的“自家新闻”一锤打哑

接着,便是全世界的西文媒体追着邓榕采访,而被邓榕不屑一顾的中文媒体(包括中共自己的官方媒体)则跟着翻译,一时间,连英国王妃和日本皇太子妃在东京相聚的新闻都不再令记者产生特殊兴趣,一时间让人感觉全世界的未来的前途都已经维系在邓小平的健康和寿命上,而邓小平的健康和寿命又维系在邓三公主的信口开河上

所以,虽然笔者本人也对这种“世界跟着邓榕走”的现象感觉可笑,但细想起来,过错并不在于“邓榕牵着世界走”,而在于“世界情愿跟着邓榕走”

当然,这里说的“世界情愿跟着邓榕走”,指的是世界上的新闻媒体,而不是指全世界的芸芸众生

就在邓榕造访美国的当时,虽然各大电视台都做了报道,但刚刚从巴比特被老婆阉割的“性与暴力”热苏醒过来的美国新闻的观众和读者们,立刻又全身心地沉浸于辛浦森杀害前妻的“暴力与性”之中

所以,邓榕出访美国时推销的那本“女儿颂扬父亲”的著作据说还是不如李志绥医生写毛泽东毛性事的那本书的销量好

后续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再作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